透視小醫仙 分類 首頁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
第365章 帝王傳承

    任三與史嘉裕的大戰開始了。

    兩人出手便是全力,濃黑色的靈氣與青灰色靈氣踫撞到一起極為耀眼。相交之下,城外湖平靜的水波炸起無數的滔天巨浪,宛如一塊塊巨型的幕布,空氣中隱隱傳來的破空聲與氣刃時不時從兩人身周劃過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城外湖邊緣十二位二品高手的交戰,也到了白熱化的程度,一開始還抱著試探心思的人也慢慢打出了真火,每一招無不帶著搏命的架勢,其中以陸家武者為最。

    與陸家武者相斗的,是一名同為江南部的武者,兩人交手時,這人在最開始便沒能佔得先機,因此被打得節節敗退。

    江南部武者又是生生扛了一擊,借著這股力道終于與氣拉開身位,一邊喘息,一邊咬牙道︰“陸尋,你真要不死不休?真以為我方平是好欺負的?”

    陸尋本就抱著破釜沉舟的心態而來,獰笑一身,喝道︰“你算什麼東西?真以為來了個人三你們這群官方的窩囊廢便能翻身?我告訴你,真晚這一戰無論成敗,我必殺你!再接我一招——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陸尋絲毫不給他喘息的時間,身上的真氣驟然一提,連同一股天地之勢的威壓朝方平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方平臉色驟變,他能晉升為二品高手,也不是靠的投機取巧,也沒人能靠投機取巧晉升二品,眼見陸尋真要不死不休,他也不再顧忌,身上泛起一層土黃色的光暈,一層由砂石聚成的鎧甲便附著其身。

    “陸尋,你找死,就怪不得我了!今日咱們新仇舊賬一起清算!”

    方平悍然迎了過去,這些年的憋屈日子,早他媽過夠了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道巨大的聲響,磅礡的能量逸散開來,戰斗的余波將周圍的樹木與石桌全部摧毀,兩道人影以極快的速度相對而飛,倒在地上,均噴出一股鮮血。

    可沒有絲毫猶豫,根本顧不上傷勢,也沒有療傷的意思,兩人生怕慢上一秒鐘的時間被對方搶佔先機,兩道身影爬起身,居然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攻勢……

    這兩人的戰斗格外慘烈,聲勢也極為浩大,可其余的十人也絲毫不弱于他們,所有人都知道,若是不能戰勝眼前的對手,活著走出去的概率非常渺小,別說是身旁的隊友,就算是史嘉裕的指望不上。

    這一戰,家族一方的勢力幾乎毫無保留,若是不能畢其功于一役,他們一死,恐怕局勢再也無力回天,到那時,他們的犧牲將顯得尤為可笑。

    可另一方,官方勢力的人不需要去考慮後續的事情,就算他們死的七七八八,照樣會有人重新被調到江南部任職,可這算什麼?他們付出了生命代價得來的好處,豈能給別人摘了桃子?

    兩方各有心思,卻同樣抱著必死、必勝、必殺之的信念。

    這是一場沒有回旋余地的戰斗!

    十二名二品高手一起戰斗,就算是天也得被捅出一個窟窿,若是不小心將身周的空間打碎,再不小心被人暗算推進其中,就算是一品高手也未必見得有活命的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眾人分散極遠,可這樣一來,其他同伴,勢必不能在最危急的時刻施展援手了,一切,都需要靠自己的硬實力!

    這十二人中,真正輕松的,只有四人。

    耿如龍與麗莎,鄭則與甦家一名二品。

    這四人,在來時便受過叮囑,就連交戰的的對手都已經是事先安排好的人選。

    雖然是假打,可壓力卻未必沒有,有時甚至為了制造唬人的架勢,他們的消耗,往往要比真正戰斗的人花費的還要巨大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耿如龍與鄭則,甚至麗莎的心幾乎全都懸著任三的情況,若是任三戰而勝之,自然是皆大歡喜的場面,可若是不慎落敗,他們趁早按照事先安排的計劃行事——跑!

    除此之外,別無他法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戰斗還在進行著,除了各種絢爛無比的耀眼光華與聲勢浩大的轟鳴聲,以及到處破損的建築與地面,張延年的耳中時不時就能听到幾聲慘叫與破釜沉舟前的嘶吼。

    平日里高高在上,掌握著全世界巨大修行資源與權力的二品高手,在這場戰斗中無異于殺紅眼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這樣級別的戰斗,意味著將有一半的二品高手折損其中。

    二品……全世界二品高手每年的死亡率恐怕不到百分之五吧?

    可眼前這場大戰,恐怕要硬生生將這個數字再提升五層!

    張延年還是猶豫了,一想到這個後果和數字,這位江南部地位能排在前十的掌權者,心中不免生出一絲兔死狐悲的情緒。

    面對這來自任三與任三身後蕭齊的壓力,他這種根本就算不上實力出眾的二品,與異能者面對普通人沒什麼區別,就算她真的在任三的庇護下躲得過這一次,可他這種叛徒,家族難保不會暗中報復!

    若是所有人都在危難關頭叛變,家族勢力還怎麼混?

    這是一種震懾!

    可嘆了口氣,張延年立馬拋開腦中那些雜七雜八的想法,他沒得選,哪怕什麼都知道,就連後果都能預料,他也沒得選!

    就算是報復,他還有活命的機會,可若是不按照任三的計劃去做,他們張家上上下下幾十口人,立馬就得被人從這個世界上抹去!

    眼中閃過一抹狠厲,張延年的身形急速朝交戰地點掠去,身上的氣勢也不再隱藏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陸尋堪堪站起身來,一瘸一拐、像只蝸牛一樣朝躺在地上掙扎的放平走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陸尋露出一抹獰笑,有些神經質的樣子,加之滿身的血跡,恐怖的像一具會行走的尸體。

    他是一名武者,此時身上已經再也沒有真氣可供他戰斗了,不過幸好……方平也是這樣,甚至連起身的力氣都沒有了!

    只需要一刀,陸尋就能徹底殺死這個滿臉絕望與不甘的家伙!

    近了……更近了……

    陸尋終于來到了方平身前,沒有絲毫猶豫,屠刀已經被他舉起,在空中的蓄力已經完畢——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一聲尖刀入肉的悶響傳出,陸尋忽然不可思議的瞪大了雙眼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尖刀從後心抽出,一股鮮血從陸尋口中大口噴出,他用盡全力回頭,可剛剛轉到一半便氣絕身亡,沉重的身子轟然倒地。

    陸尋死了,至死也不知道自己死在何人手中……

    至死……也沒能將眼前的方平殺掉……

    尸體倒地,眼楮卻兀自睜得老大。

    “張延年……”

    方平看到他,嗓眼發出一聲含糊的聲音,可精神一放松,徹底昏死在地上。

    張延年嘆了口氣,甚至不敢朝地上陸尋的尸體看去,江南部的二品高手數量有限,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些往來,何況同屬家族陣營,他與陸尋也沒少同桌而飲,可現在,他卻死在了自己的手里。

    閉上眼楮,再睜開時,張延年已經閃身離開了這里。

    他還有下一個目標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任三與史嘉裕已經分開了,不是停止交戰,而是在相互尋找著對方的破綻。

    短短幾分鐘的時間,兩人已經不知交手多少個回合,此時,任三身上已經出現了不少傷痕,嘴角更是止不住的流著鮮血,可全身的氣勢卻較之剛剛更加強行,眼中爆發的盡是斗志。

    任三如此,史嘉裕同他的情況大體相差不多,如同先前預料一般,史嘉裕位于二品巔峰,可因為傳承少了一半的緣故,就算能夠碾壓其余的二品,可面對同樣傳承自身的二品中段任三,兩人其實是很難拉開差距的。

    這是兩人剛剛上百次的撞擊與交手得出來的結論,也正是兩人現在停下來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們有自己的驕傲,雖知此戰必是一場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戰斗,可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,沒人想著如此,他們在尋找對方微小的破綻,也在盡可能的為自己剛剛消耗掉的靈氣做補充。

    城外湖,兩人所佔據的區域平靜了下來,可四周的空氣卻無比凝重,兩人雖然停止交手,可分屬于各自的天地之勢卻仍在交鋒。

    史嘉裕忽地嘆了口氣︰“任三,我承認當初是我小看你了,本以為這個世界上的傳承者只有我一個,不然當初在燕京,你必死無疑!”

    任三冷笑一聲︰“史嘉裕,多說無益,想要成為這個世界上唯一的傳承者?好啊,殺了我你就是了!在我看來,倒是你虛有其表,老子修行時間不過兩年,你拿什麼和我比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是嗎?”

    史嘉裕忽然笑了笑,旋即臉色一下子嚴肅起來,一時間氣勢猛然高漲,居高臨下看著任三︰“如你所言,多說無益,臨死前,我就讓你知道,我史嘉裕有什麼看不起你單位資格!”

    說完,史嘉裕忽地閉上了眼楮,雙臂張開,在任三虎視眈眈的注視下,幾乎沒有絲毫的防備,可就在任三剛想抓住這個機會動手,史嘉裕的眼楮一下子睜開了!

    那眼中,沒有了瞳孔,有的只是無盡的黑色氣體!

    “朕,君臨天下!”

    史嘉裕開口了,可神態和語氣,卻是那麼的陌生……
上一章 下一章
  • 都市至尊狂兵
  • 極品貼身狂醫
  • 首席強勢寵︰Hello,甜心
  • 過去的城市
  • 今天也是失憶的一天
  • 罪孽深重的善良
  • 王者起源之李白傳奇
  • HP黑湖里的秘密
  • 扇骨為聘,我為禮,娶我可好
  • 快穿系統之為所欲為
  • 滄海逐流
  • 你的幸福,我的期盼
  • 亡靈蘿莉的救贖之旅
  • 天定貴人之愁女多嫁
  • 七爺花樣寵妻︰夫君,疼
  • 極樂囚籠
  • 猛虎遇上薔薇
  • 無敵神豪玩命系統
  • 熱血之都
  • 劍道殺神
  • 龍爭虎斗
  • 魔帝歸來
  • 重生之修仙大時代
  • 都市修仙我為王
  • 神級娛樂系統
  • 劍凌萬界
  • 荒野之境
  • 無敵聖王在都市
  • 變身蠢萌蘿莉
  • 她嬌軟又可口
  • 都市全能奶爸
  • 官味
  • 都市逆天神豪
  • 都市最強狂帝
  • 天命賒刀人
  • 陰陽鎮鬼師
  • 最強巔峰高手
  • 夫君,狐妻,來找你了
  • 返回目錄 加入書架